涉外合同翻译

笔者认为,律师是个必须不断学习的职业,学习应该成为律师的生活方式。对立志要做涉外律师的律师,要求更高,掌握英语

掌握英语是涉外律师的必要条件

2017-03-14 17:59       北京涉外合同审查

笔者认为,律师是个必须不断学习的职业,学习应该成为律师的生活方式。对立志要做“涉外律师”的律师,要求更高,掌握英语是从事涉外法律服务律师必须具备的条件。笔者认为,用“四年时间培养300名具有国际眼光、精通涉外法律业务的高素质律师人才”任重道远,因为学贯中西的“大家”从来就不可能被培养出来。笔者认为,“涉外律师自身素养不够”表现有多方面,英语素养(英语水平不高)是瓶颈问题,虽然英语同涉外法律服务还不能划等号。英语是一个基础性的问题,中国律师其实缺乏通过英语学习专业(法律)知识(通过仲裁庭审是更高层的学习)的过程。笔者认为,如果中国律师还在谈英语学习则离“具有国际眼光、精通涉外法律业务的高素质律师人才”还有相当的距离。

[关键词] 学习 英语 涉外律师 掌握

一 引言

第八届全国律协于2012年初制定了《第八届全国律协涉外高素质律师领军人才培养规划》,建立了全国涉外律师人才库,准备用四年时间培养300名具有国际眼光、精通涉外法律业务的高素质律师人才,为促进中外法律交流奠定涉外律师人才基础。

2013年8月5日至8月16日,司法部和全国律协组织的全国律协涉外律师“领军人才”第一期培训班在北京举行。

全国律协秘书长周院生在11月8日加强中外律师交流合作座谈会他谈到制约中国律师“走出去”系列制约之一是“涉外律师自身素养不够。中国律师在涉外法律服务能力、熟悉国际规则和执业经验等方面有很大差距,涉外服务能力需进一步提高”。

中国共产党十分提倡学习。中国共产党就是个学习型组织。学习的话题任何时候都是常谈常新。笔者认为,律师是个必须不断学习的职业,学习应该成为律师的生活方式。周院生谈到的“涉外律师自身素养不够”确实是谈到了根本上。笔者认为制约中国律师提升涉外法律服务水平的关键还是中国律师英语水平不高。如果中国律师精通英语如同精通汉语一样,四年何止300人?3000人都不在话下。全国律协涉外律师领军人才库348名律师涉及的专业有对外投资、跨国并购、国际金融证券、WTO争端解决、两反两保、知识产权保护、能源资源、海洋空间权益等。笔者认为法律专业远远不够的,还应该包括国际私法、保险、仲裁、诉讼FIDIC合同、英国PPP/PFI/PF2等专业。

笔者认为,由于学习语言有自然规律,故四年时间培养“精通涉外法律业务的高素质律师人才”任重道远难度极大,何况学贯中西的“大家”从来就不可能被培养出来。

笔者结合本人经历同大家分享我对中国律师(不仅仅是中国涉外律师)为什么要掌握英语的观点看法心得。

二、中国律师要掌握英语是时代的需要

1、现在是什么时代?现在是信息时代是互联网的时代。互联网的精神是共享、合作、包容和共赢。互联网深度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借助互联网,您可以保持同世界同步,但是如果要将同步的可能性变为现实性,前提条件您必须得掌握英语。因为互联网的母语不是汉语不是法语而是英语。

2、中国执业律师,豪不夸张的讲,借助互联网没有搞不懂的中国法律事务。同样的的道理,对勤劳勇敢智慧的中国执业律师,借助互联网没有搞不懂的所谓“涉外法律事务”。但是前提条件您得掌握互联网的母语-英语。

3、笔者认为,需要对“涉外律师”下个定义,不是懂英语的就是涉外律师。中国律师在本土本法域也有“涉外法律服务”的,以是否“涉外”来划分律师的标准并不太科学,IBA就没有按照涉外来划分法律业务!中国法律不允许外国律师从事中国法律服务,同样有些国家也不允许外国律师从事他们国家的法律服务,但这并不影响中国律师研究他们国家的法律。

三、中国律师要掌握英语是学习全人类文明的需要

1、中国的改革开放就是要吸收全人类的一切文明成果。英语现在仍然是国际通用语言或主流语言,这点毋庸置疑。到目前为止,科学文献90%以上是用英语发表的。中国科技界、知识界、文化界包括律师界必须应该以海纳百川、兼容并包的胸怀和态度来下大力学习全人类文明。

2、2013年7月31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推进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公共服务,部署加强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会议明确提出了“购买服务”。2013年9月26日国务院办公厅正式发布《关于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3〕96号)。中央政府已经明确提出购买公共服务,而不是购买资产。英国“购买公共服务”是在世界上做得比较好的。英国政府通过私人融资模式(PFI模式)实施,达到了使资金物有所值并向公众提供更好公共服务的目的。英国的私人融资模式引领世界潮流,而且私人融资模式(PFI/PPP/PF2)的操作已经是“标准化作业”。请问我们要不要学习研究英国经验?回答是肯定的。

3、2013年10月27日在首届湖北律师论坛上,笔者发言呼吁湖北省律协成立研究英国私人融资模式(PFI/PF2)专业委员会,做好理论层面研究,为顶层设计也就是中国式PFI立法做准备。孔子教育学生的话:“取乎其上,得乎其中;取乎其中,得乎其下;取乎其下,则无所得矣”。中国式BOT/PPP/PFI立法准备,不系统研究英国“最佳实践”是不行的。鉴于《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特许经营法》已经列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深入研究英国最佳实践刻不容缓。

4、即使科学中心转移到东方,科学文献学术论文都用汉语发表时,那时中国律师还需不需掌握英语?笔者的观点还是要掌握英语。因为掌握汉语对欧美的人讲太难了。为了帮助他们更好学习中国模式,我们就应该用他们听得懂的英语指导他们,免得把中国模式学走了样。

四、个人专业经历表明中国律师有掌握英语的需要

1、笔者于1992年1月以英文翻译身份赴四川攀枝花二滩水电站工程中德二滩联营体(二标)工作,1996年9月作为专职法律顾问负责二标法律事务到2000年3月联营体解散。笔者有幸在二滩水电站这个严格依照FIDIC工程管理体制运作的国际工程同中外工程技术人员共事了八个春秋,对FIDIC合同及工程体制有切身体会。FIDIC对中国建设体制影响巨大,1999版施工合同、2007版九部委标准文件,住建部2013版施工合同可以讲是FIDIC合同文本的中国版。由于笔者二滩经历从此就比较关注FIDIC新变化。工作之余就经常上FIDIC网站看看,下载FIDIC网站上专业文章研读特别关注FIDIC合同委员会法律顾问的文章。笔者研读FIDIC合同委员会法律顾问的文章不仅仅是英语学习,更是专业学习,二者互为一体。同时,笔者也将自己学习心得也形成文字,比如《标准文件中合同争议条款解读——以FIDIC合同条件1999第1版为角度》、《FIDIC合同承包商索赔条款(20.1)的理解——学习1999版红皮书体会五》、《FIDIC 裁决员资格要求及选任程序介绍》、《FIDIC施工(1999红皮书)分包合同(2009年试用版)介绍》等。笔者十分认同FIDIC语言能力也是专业能力的观点,对此观点深有体会。

2、笔者在2007年底加盟建纬前有个计划,故一直跟踪英国PFI发展变化。PFI是英国于1992年提出来的概念,意思是“私人融资项目”。1999年7月,第一版“PFI合同标准化指引”发布,第二版在2002年9月发布,第三版在2004年4月发布,第四版2007年3月发布。2012年12月5日,英国财政部公布“关于公私伙伴关系新模式”政策文件和“私人融资(2)标准化合同指引”。2013年3月22日将《Standardisation of PFI Contracts介绍》一文发法律图书馆网站,截止2013年11月23日点击量有5264。2013年4月22日将《PF2——第二代PFI诞生》一文发法律图书馆网站,截止2013年11月23日有1436的点击量。如果您不掌握英语的话,您就永远不可能掌握第一手信息,您就永远在别人后面。

3、笔者2008年11月参加了由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CIETAC)和国际律师协会(IBA)在北京共同举办(国内第一次)的国际仲裁取证规则和道德标准研讨会。本次研讨会因介绍《国际律师协会国际商事仲裁取证规则》而备受仲裁界与律师界关注。

4、波兰A2高速公路项目,中国中铁子公司中海外牵头的联营体拒绝履约,将面临2.71亿美元的潜在索赔风险,以及三年内禁入波兰市场的处罚。A2项目无论如何是个失败的项目。笔者认为,换一个角度,特别是从自己本身来寻找失败原因或许更有价值。于是笔者上网收集相关资料包括A2波兰公路局网站上的信息,引用权威资料写成《波兰A2公路项目失败原因检讨》发在湖北工程咨询及建纬武汉律师网站上。(http://www.whjianwei.com/news_read.asp?news_id=1163)。笔者的文章专业性更强。

五、中国律师同国外律师交流沟通的需要

1、人要交流沟通,律师之间也要交流沟通。中国律师之间要交流沟通,中国律师同国外律师同行业要交流沟通。组织也需要同外沟通交流。无论采取何种沟通交流方式,语言是必须具备的。

2、最高人民法院首次发布英文版年度报告。2013年11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正式发布英文版《人民法院工作年度报告》(白皮书),图文并茂地介绍了2012年人民法院各项工作的进展和成效,全文3万余字。首次公开发布英文版白皮书,开启了人民法院向国际社会公开审判执行工作、增加工作透明度、介绍工作情况的良好开端。这是新中国64年司法历史的第一次,也是最高人民法院的首创。这是公开化的要求,也是对外沟通交流的需要。

3、笔者同FIDIC DBO合同工作组主席电子邮件的沟通。FIDIC于2008年9月在加拿大魁北克省举行的年会推出金皮书——“设计—施工—运营合同条件”(DBO合同)。2009年3月13日笔者主动给FIDIC合同委员会原主席及FIDIC DBO合同工作组主席迈克尔 默迪梅-霍金斯(Michael Mortimer-Hawkins)先生去电子邮件,希望将先生在FIDIC2006年布达佩斯年会DBO合同研讨会上的一篇文章翻译出来并在建纬武汉网站发表供对DBO合同有兴趣的业界人士参考。先生于2009年3月14回电子邮件同意了笔者的要求。笔者在翻译过程中学到不少东西。互联网使中国律师不仅仅是中国涉外律师同国际“大家”近在咫尺(详见http://www.whjianwei.com/news_read.asp?news_id=262)。

4、国际律师协会(IBA)、环太平洋律师协会 (IPBA)、欧盟律师协会(CCBE)、国际律师联盟(UIA)是世界律师沟通交流的平台。国际律师协会(IBA)、环太平洋律师协会(IPBA)等国际律师组织不仅为律师提供了一个相互交流和讨论国际法律问题的机会,而且影响着国际法改革和发展,以及法律行业的未来。中华全国律师协会鼓励中国律师“走出去”并积极参与国际律师组织的活动。中国律师要想在国际上扩大影响,就必须积极参与国际律师组织的活动。中国律师要在国际律师组织提供的平台发声,掌握英语是必备条件。

六、中国律师要想从事涉外法律服务必须掌握英语

1、FIDIC合同中1.1.6.5款的理解充分证明涉外律师不能借助翻译提供法律服务。借助翻译或(和)译文从事法律服务风险极大,不仅对人,同时对己。

(1)FIDIC红皮书(1999年第一版)英文原文:1.1.6.5"Laws" means all national (or state) legislation, statutes,ordinances and other laws, and regulations and by-laws of any legallyconstituted public authority。FIDIC中文译文:1.1.6.5“法律”系指所有国家(或州)的法律、条例、法令和其它法律,以及任何合法建立的公共当局制定的规则和细则等。

(2)笔者在读FIDIC合同中1.1.6.5款中文译文中仍是一头雾水!如果从中文的翻译来理解英文,原文意思总会被删掉或者是添加(走样)一些。这个问题在其它方面可能也是让人不能接受,在法律上就更让人不能接受。何为“或州”的法律?州法律同国家法律是何关系?何为“其它法律”?“其它法律”同“法律、条例、法令”是什么关系?何为“合法建立的公共当局制定的规则和细则”?“规则和细则”同“法律、条例、法令”是什么关系?“规则和细则”同“其它法律”是什么关系?这一系列问题对执业律师来讲都是十分重要的问题。笔者观点,在FIDIC合同中的将(or state)翻译成(或州)错误。中文误导国内法律专家(不精通英语)对“州法令”理解:在我国国内,是指工程所在地的地方法规、规章或规范性文件!解读完全错了。如果没有英美普通法的知识素养,你是根本读不读(理解不了)FIDIC红皮书(1999年第一版)1.1.6.5英文原意的。笔者认为,问题实质不仅仅是语言本身,最终还是要归结到专业知识问题上。

(3)笔者对1.1.6.5( "Laws" means all national (or state) legislation,statutes, ordinances and other laws, and regulations and by-laws of any legallyconstituted public authority。) 理解或解读如下:第一个层次,指有立法权限的国家级立法机构作出的的法律、条例、法令(侧重于成文法);第二个层次“其它法律”包括法律渊源、案例法、习惯法等;第三个层次,任何合法建立的公共当局制定的“实施条例”、“实施细则”等。

2、FIDIC中文合同中“中标通知书”翻译错的没有道理。英文“Letter of Acceptance”意思就是“承诺函”,但是翻译者却将严谨的法言法语翻译成“中标通知书”,给中国工程行业带来一定的困惑及负面后果(详见笔者《中标通知书法律性质分析》(盈科律师第16期))。

3、“Contract Agreement”翻译成“合同协议书”也是值得商榷。汉语是优美的也是简洁的,联合国宪章就是中文本简洁。但是由于翻译者不懂英语“Contract”含有“对价”的法律内涵,“Contract Agreement”是个偏正结构,在英语语境中“Contract Agreement”如此行文是十分严谨的。将“Contract Agreement”翻译成中文“契约”可、翻译成“合同”可,翻译成“协议”也可,翻译成“合同协议书”不可。“合同协议书”等同“合同合同”或“协议协议”,“合同协议书”并列不仅仅是个语法错误,也是个法律错误。

4、2008北京奥运会已完美谢幕。北京奥组委一直以来都是按照国际奥委会的相关决议和1989年中国奥委会与中华台北奥委会在香港签署的协议将“Chinese Taipei”翻译成“中华台北”。台湾当局针对大陆媒体在2008北京奥运会开幕前将Chinese Taipei翻译成“中国台北”的问题,台湾当局曾向大陆国台办提出异议,希望沿用“中华台北”的称呼,两岸人士为什么那么在乎“中华”和“中国”的用词问题呢?原因在“中华”和“中国”两词背后政治含义不同,外国人是不懂的,外国人解读“Chinese Taipei”就是“中国的台北”。笔者注意到在台湾地区的体育代表团入场时,解说人用的是“中华台北队入场”。从2008年10月20日起,微软将通过技术手段让盗版用户吃点苦头,据说届时将一小时黑屏一次,间断提醒,并最终在视窗烙上“盗版”的金印。前些年,比尔·盖茨曾经因为盗版问题出言不逊:“中国人喜欢盗版,我希望他们盗版我们的软件,到时我就能向他们收钱。”这句话曾经被一些不太在乎翻译要讲究信、雅、达的人,捣鼓成了“让中国人去偷吧,总有一天他们要付出代价。”此翻译言论一出,一时间激怒了不少国人,当即就振臂高呼要“起来,反对微软的霸权”。您看翻译重要不重要?翻错的后果有多严重哦。中国的土豪、不折腾、关系如何翻译成外语?

七、掌握英语是人生完善的需要

1、掌握一门外语的人更聪明。双语机制会对您的大脑有深刻的影响,能提高与语言无关的认知能力,还能预防老年痴呆。事实证明,会说两种语言会让您更聪明。

2、掌握一门外语的人性格更完善。根据心理学的理论,一个人的认知不同,可以从他的行为表现出来。一个人如果掌握一门外语,就表明一个人有两套操作系统,有两套认知系统,如此性格就更完善。

3、实用的需要。北京盈科律所这个平台,提供给了我们一个更容易走出去的机会。要想走向世界没有英语这个基本条件断断是不行的。至少出去旅游也需要学点英文的吧。

4、提供一个通过英语达到人生完善的一个例子。张水波本科专业是科技英语,现在是工程管理大家,博士。这个过程至少有五个四年。

八、中国律师掌握英语是引领全球律师行业潮流的需要

1、有句耳熟能详的话:“不愿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这是放到任何行业都是有道理的一句话。

2、可否讲:“不愿当律所主任的律师不是一个好律师”?恐怕不能如此讲的,至少在盈科,一个好律师是不能当主任的!因为盈科律所主任是不具体办理法律事务的。

3、但是可以如此讲“不愿引领律师行业潮流的律师不是一个好律师”。对中国律师应该提出如此要求:中国律师应该引领亚太律师行业潮流!更进一步讲:中国律师应该引领全球律师行业潮流。如何能做到“引领行业潮流”?引领行业潮流有何条件?当然,条件很多很多。但是如果你不掌握英语,想要引领律师行业的潮流是不可能的。

4、笔者观点,掌握英语是中国律师引领全国、亚太乃至全球律师行业潮流的必要条件。

九、结论

1、中华全国律师协会鼓励中国律师“走出去”,中国律师“走出去”的“压舱石”和“敲门砖”就是掌握英语!

2、笔者要强调,法律英语即使是对欧美普通人士而言都是如同外语一样。法律英语对母语不是英语的中国人难度更大。看懂ICC有关FIDIC合同的裁决书英语水平已经相当不错了,您还能能够用英语参加ICC有关FIDIC合同案件仲裁的审理,您就是中国律师的优秀代表!

3、笔者经历表明用“四年时间培养300名具有国际眼光、精通涉外法律业务的高素质律师人才,为促进中外法律交流奠定涉外律师人才基础”任重而道远,何况“大师”就从来就不是培养出来的。这是一个数十年的过程。